第一百三十一章 自来也_从火影开始的锻造师
笔趣阁 > 从火影开始的锻造师 > 第一百三十一章 自来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三十一章 自来也

  预选赛结束。

  胜出者在大厅集合,三代目火影在讲台上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祝贺和第3场考试的规则。

  第3场考试在一个月后的决斗场进行,届时有各国的大名与忍者头目前来观看。

  讲完之后,开始抽签选对手。

  第1场,仓吉对宁次。

  第2场,勘九郎对油女志乃。

  第3场,手鞠对鹿丸。

  第四场,我爱罗对鸣人。

  小樱轮空,直接晋级。

  抽完签,大家各自看向彼此的对手,各自露出不同的神情。

  有人叹气,有人目光凝重,有人一脸淡然,也有人跃跃欲试。

  总之,联合中忍考试第2场结束。

  仓吉与队友告别后回到家里。

  然后,拿着衣服去了温泉街泡澡去了。

  在死亡森林里待着一天,身上全都是血污汗渍,虽然也有在河里清洗过。

  可是,没有热水,没有香皂沐浴露,怎么可能洗得干净?

  更何况,预选赛上与小李拳拳到肉的比赛,身上再一次沾满了鲜血。

  60度左右的温水泡起来很舒爽,仓吉泡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起来穿衣服。

  里面是黑色轻薄的武士服,外面套着黑白相间的仙人羽衣,外面再套上金蝉脱壳这件纱衣。

  整个人看起来……

  “怎么跟蓝染越来越像了?”

  站在镜子前,仓吉左右打量着自己。

  发现镜子中的自己跟后面摘掉眼镜,打了发蜡的蓝染有了七分相似。

  不过,摘下眼镜的蓝染看起来冷酷无情,而仓吉却要更柔和一些,脸上总是带着淡淡的微笑。

  仓吉也没过多纠结自己长相问题,挠挠头,带着换洗的衣服回家去了。

  不过,再离开温泉店,路过一条巷子时,发现里面有一个人正在偷窥。

  红衣,白发。

  虽然看不到正面,但这些特征已经足以让仓吉猜到那人的身份了。

  正是自来也。

  站定脚步。

  仓吉微微沉思。

  自来也与他不认识,装作熟识的样子不经意的扯他头发是行不通的。

  这家伙表面看起来大大咧咧,其实是一个粗中有细的男人。

  这种别有用心的行为一定会被发现。

  那么,只能——

  “你这色狼,光天化日之下竟做这鲜廉寡耻的事!”

  仓吉站在巷道外面,义正言辞的怒斥一番,人已经化作正义的使者冲了进去。

  外面的动静传进了澡堂,里面的小姐姐们一个个高声尖叫了起来。

  “真是麻烦啊!”

  自来也遗憾的叹了口气。

  接着回头看了仓吉一眼,蹲着的双腿用力一跳,跃上了一旁的屋顶。

  仓吉扑了个空,想要趁机抓走他一点头发的想法落空了。

  “小鬼,我可不是什么色狼,千万不要追上来。”

  自来也似乎经常遇到这种情况,跟仓吉打了声招呼后,才掉头跑路。

  那轻车路熟的样子让仓吉愣了下。

  一大群小姐姐裹着围巾,揣着澡盆一类的东西,气势汹汹的从巷道包围了过来。

  其中还有一位体重超过200斤以上的大妈。

  仓吉吓了个哆嗦,连忙顺着自来也逃跑的路线追去,一边追一边不忘大喊,“色狼,给我站住,不要跑。”

  “都说了我不是色狼,不要追啊!”自来也回头喊了句,脚不停歇的继续跑路。

  “你不是色狼,你为什么要跑?”

  “那你为什么要追啊?”

  两人一追一逃,很快离开了闹市,来到后山的瀑布温泉。

  自来也一头钻进一簇草丛里,接着又跳了出来,继续向远处跑。

  仓吉脚步不停,直接追了出去。

  过了片刻,自来也从草丛里钻了出来,朝着仓吉追赶的方向得意大笑,“哼哼,跟我玩,还是太嫩了啊!”

  “是吗?”

  身后传来疑问,自来也身体一下僵硬住了,愣愣的转身看去。

  只见仓吉双手负于胸前,一脸得意的看着他。

  “呼!”

  自来也深深叹了口气,然后任命似的盘腿坐在地上,“说吧,你想怎么样吧!”

  自来也这么一说,他反倒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仓吉原本打算追上自来也后与他打一架,在这个过程中撸下他几根头发。

  但自来也现在直接认输,让他的打算落空了。

  总不能别人投降了,你还去揍一顿吧。

  他挠挠脸颊。

  忽然,眼角余光撇掉了一个身影。

  那人穿着绿色的忍者马甲,走路时背脊挺着笔直,脸上的表情一丝不苟,一看就是个很严肃的人。

  “富岳大叔!”

  仓吉朝那人大声喊道。

  没错,那人正是二柱子他爹,宇智波富岳。

  联合中忍考试期间,有大量的外国人来木叶旅游参观,警备队的工作量变大了很多。

  作为警备队总队长的他,也是每天加班巡逻。

  尤其是一些人少偏僻的地方,更是他巡逻的主要地点,以防止某些不法分子谋划些什么。

  此时,他正在后山巡逻。

  陡然听到有人叫自己,连忙看了过去。

  是他!

  看见仓吉,富岳眉头皱了下。

  毕竟是这一届新人的领军人物,富岳对仓吉也略有所闻,指导他在忍者学校时就一直压自己儿子一头。

  不过,是一个很谦虚懂礼貌的人。

  富岳走了过来,问道:“有什么事吗?”

  “刚刚抓到一个色……咦,人呢!”

  仓吉转过身,正准备把自来也交给富岳,不想,刚刚还在身后的自来也一下子没了身影。

  “怎么了?”富岳皱着眉头问道:“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不是,刚刚抓到一个色狼,让他给跑了。”

  “这样啊!”

  富岳微微点头,接着,眼睛一睁,黑色的瞳孔顿时变得血红,里面有三颗勾玉在缓缓旋转。

  他四处扫视一圈,在悬崖边上的一棵大树上发现了逃跑的踪迹。

  “那家伙从这里跳下去了。”

  富岳来到悬崖边上,往瀑布下面看去,有一个人影正对着他们得意的打着招呼,接着头也不回的跑了。

  “如此猖狂的色狼,不然就这么放过。”

  富岳目光一凝,纵身一跃跳了下去,整个人顺着悬崖峭壁一路飞奔而去。

  “好,好厉害!”

  仓吉张口结舌。

  “是啊,很厉害。”

  自来也出现在仓吉身旁,深以为然的点头。

  “咦!”

  请收藏本站:https://www.22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22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