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送来的是只二哈_从火影开始的锻造师
笔趣阁 > 从火影开始的锻造师 > 第六十九章 送来的是只二哈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九章 送来的是只二哈

  鹿丸的是“老年生活”,丁次的是“帅哥谁啊?”“善良之心”“大美食家”,井野的是“盛开的波斯菊”。

  这些道具除了善良之心有些用处外,其余的要么是生活用,要么就是坑爹型。

  除了这些,仓吉还从小樱、佐助、牙身上的东西锻造出一些道具。

  佐助的“雨后天晴”,牙的“追踪口罩”,小樱的“双子星”“巨力护腕”。

  雨后天晴是一枚银色金属徽章,拇指大小,上面雕刻有大雨与太阳的纹样。

  追踪口罩就是一普通口罩模样,黑色的,设计有些现代化,还带呼吸阀的。

  双子星是一团拳头大小的光团。

  巨力护腕是一个粉色护腕。

  “雨后天晴:会赐予佩戴者巨大的自信,特别是进步后,自信心增长成几何增加。(注:有时候自信过头可不是好事哦!)”

  “追踪口罩:它能强化佩戴者的嗅觉数万倍,使佩戴者能嗅到超远距离与一般犬类生物都难以嗅到的微弱气味。”

  “巨力护腕:戴上它,不仅可以避免活动时手腕受伤,更可以增幅佩戴者巨大的力量。”

  虽然雨后天晴在有些时候很坑,但用得好也很有用处。。

  追踪口罩与巨力护腕就不说了,虽不是什么特别强大的能力,却非常实用。

  仓吉正是戴着巨力护腕,才能持刀与良平角力,不然,一个不到八岁的小孩,就算再怎么锻炼,也不可能与成年上忍相比。

  当然,纲手那种天生就具备怪力的不算。

  仓吉其实还想从志乃身上取点毛发什么的,不过志乃这人存在感实在太低。

  他跟志乃几乎说不上话,想假装意外获取也没有成功。

  因为志乃身上的虫子对周围很警觉,会提醒志乃提前规避意外发生。

  到了现在,仓吉几乎摸清楚了系统的锻造规则。

  首先,是在前世流传的梗,系统能根据梗的内容打造出相应能力的道具。

  其次是自身具备的潜质,这种潜质可以是血脉、天赋甚至秘术,但一般的忍术不行。

  仓吉也有从伊鲁卡或其它忍者身上获取毛发,但系统并没有发出提示。

  禁术具不具备潜质暂且还不清楚。

  因为,仓吉获得的毛发中好像就三代目会一手尸鬼封尽。

  虽然并没有锻造出与之相关的道具,但他是在四代封印九尾后才开始学的,不确定他现在是否有学会。

  个人的心灵历程也具备锻造潜质,但要特别强烈才行。

  类似良平这种……

  在根部被磨灭心灵,在到现在找回失去的心。

  ……

  良平没有系统,自然看不到系统的介绍。

  但无心剑与情义剑都是用他的血锻造出来的,因此,在接触到的瞬间就明白了它们的作用。

  良平眼神一凝,表情变得严肃起来,随后摇着头,将剑递还过来,“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仓吉没有伸手去接。

  他一边微笑着摇头,一边缓缓后退,“这两把剑只有在你手上才能发挥它们的威力,而且……”

  “对你来说,这两把剑或许很贵重,但对我而言却可有可无,类似的东西,我太多了。”

  闻言,良平陷入了沉默。

  半响后,他重新抬起头来,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下了。”

  未了,补充道:“我能给这刀上漆吗?这颜色太鲜明了,不说暗杀之类的,就算是正面战斗,别人一看就知道有问题,从而小心防范。”

  仓吉愣了下,随后笑了,“啊哈哈……你说得很有道理,不过,剑已经是你的了,想怎么用是你的事。”

  “明白了。”

  良平点点头,用卷轴将剑封印起来,随后跟仓吉招呼一声,离开了。

  看着渐渐走远的背影,仓吉也收拾东西回家了。

  虽然距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但要进行新的修炼,还是提前做好规划比较好。

  至少,也要将思绪放平。

  ……

  经过漫长的街道,仓吉回到自家院子。

  只是,刚打开门,就看见一只二哈崽子追着乌鸦到处跑,院子里的石桌石凳乱七八糟的躺在草坪里。

  里面水池里的假山顶端裂开了,边上惊鹿已经散架了,右边训练用的靶子石墩也乱七八糟的散落啊在各地。

  听到开门声,乌鸦与二哈都顿住了动作往这边看来。

  接着,乌鸦仿佛看到救星一样,“嘎嘎”的叫着飞了过来,而二哈则跟见了鬼一样,调头就跑。

  仓吉面无表情,一手抓住飞来的乌鸦,另一手从后腰忍具袋里夹出三支苦无对准二哈投掷过去。

  “咚咚咚!”

  三支苦无封锁了二哈的逃跑路线,钉入前方地面。

  二哈一个急刹车停下脚步。

  它眼珠子轱辘转动,好似人在思考的样子,随后摆出讨好的神情,摇着尾巴朝仓吉走来。

  路上,它瞅了眼仓吉手中挣扎的乌鸦,又瞅了眼面无表情的仓吉,连忙低头吞咽口唾沫。

  待来到近前,立马抬头,露出二傻子的微笑。

  然后——

  “走你!”

  仓吉一记猛虎射门,踢在二哈身上,让它化作星星,带着凄厉的惨叫消失在山岩之巅。

  接着,仓吉又看向手里的乌鸦。

  乌鸦见仓吉看过来,立马扑扇着翅膀“嘎嘎”大叫,好似在说“我也是受害者”一样。

  “我知道你是受害者。”

  仓吉安慰的抚摸着它的羽毛。

  突然,抓住乌鸦的手一紧,仓吉面若寒霜,“但这关我屁事,我管你是不是受害者,我只知道把院子弄成这样的是你们两个家伙,而收拾院子的是我。”

  说完,仓吉摆出投掷抛球的姿势,接着把乌鸦当做棒球扔出,乌鸦也化作星星消失在山岩之巅。

  做完这一切,仓吉无奈的叹了口气,默默的收拾院子。

  乌鸦是鼬留下来的那只。

  原本还好好的,不用自己喂食,也不在院子里拉屎什么的。

  直到两个月前,牙送来一只二哈崽子后一切都变了。

  这两家伙臭味相投,仿佛拥有无尽的精力一般到处搞搞事。

  一开始仓吉有放它们出去玩,结果它们在街上捣毁了很多摊位,被村里的忍者抓回来了。

  之后,仓吉把它们关院子里。

  结果,每天就这样了。

  “啊啊,为什么牙送来的是只二哈啊!那家伙故意的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22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22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